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艺无止境的博客

交有德之朋 拒无义之友!

 
 
 

日志

 
 

我的恩师陶塑大师甘志友于雕塑大师王玉平为 文学泰斗文怀沙雕塑陶像  

2012-08-05 18:48: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恩师甘志友为 文学泰斗文怀沙雕塑陶像 - 艺无止境 - 艺无止境的博客 (2012-08-05 07:48:51)


我的恩师甘志友为 文学泰斗文怀沙雕塑陶像 - 艺无止境 - 艺无止境的博客
王兴杰于恩师甘志友合影(图片来源义德斋书画院安新分院书画献爱心活动)左三画家王兴杰左四甘志友老师

  


甘志友荣获山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十大传承人

    鲁南在线讯 6月19日,邻居们到家中祝贺山东省非物质遗产——伏里土陶的传承人甘志友(右三)当选山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十大传承人。
    伏里土陶因产于枣庄山亭区西集镇伏里村而得名,距今已有5600余年的历史,产品分为祭祀、赏玩、生活用品三大类,目前已发展到200多个品种,作品入世界21个国家和地区,39个品种分别被中国美术馆收藏,2009年被载入山东省非物质

文化遗产名录。
    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甘志友致力于抢救、挖掘、整理、研究、传承和创新伏里民间土陶民间工艺品,并创建伏里土陶艺术研究所。1995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民间工艺美术家”荣誉称号;作品《大站狮》获文化部举办的“首届中国民间美术一绝大展”铜奖;
    为把“伏里土陶”这一艺术推向世界,与何芳、石劲松夫妇合作撰写了25万字的《甘致有和他的伏里土陶》一书,2006年9月由《科学出版社》出版发行。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和认知伏里土陶,他与儿子甘龙魁一道,共同创作了反映抢救、保护、挖掘和传承民间文化遗产为题材的大型电视连续剧文学剧本《伏里传》上、中、下三卷,其中上卷已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发行。(赵连友  摄)

我的恩师甘志友为 文学泰斗文怀沙雕塑陶像 - 艺无止境 - 艺无止境的博客


我的恩师甘志友为 文学泰斗文怀沙雕塑陶像 - 艺无止境 - 艺无止境的博客

甘志友到马庄小学讲土陶课、教学生做陶器。


我的恩师甘志友为 文学泰斗文怀沙雕塑陶像 - 艺无止境 - 艺无止境的博客
 甘志友到马庄小学讲土陶课、教学生做陶器。

 

 

 

  思索的结果,

是寻找他与它的平衡。

求质朴与伟大的再现,

是彰显“这一个”完美的充分展现。

 我的恩师甘志友为 文学泰斗文怀沙雕塑陶像 - 艺无止境 - 艺无止境的博客

文怀沙泥塑第一步完成有雕塑大师王玉平先生制作

下一步有我的恩师甘志友大师用伏里土陶的5600年传统制陶工艺为文怀沙制作陶像欢迎关注
 我的恩师甘志友为 文学泰斗文怀沙雕塑陶像 - 艺无止境 - 艺无止境的博客
两位大师在文怀沙塑像前赞不绝口(左甘志友制陶大师)(右王玉平雕塑大师)

 

塑     

 

 

                甘志友 笔名甘致有

 

  从北京回来,我立即着手文老陶像的的雕塑工作。在北京,王承钢先生曾当着我们的面对文怀沙老先生说,他们想把您的陶像搞的更完美些,从那以后,“更完美些”这四个字在我脑子里日夜的转:怎样才能更完美些?我考虑了很长时间。经过深思熟虑,我认为必须做好以下的一二三。其一,形象,即陶像给人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查网上的资料:钱钟书(著名学者)说:“文子振奇越世。”谢云(著名书法家)“文老为学界耆宿,书法以古隶见长……文者谙熟格律之韵,亦通音律,或低沉幽咽,或婉转高扬,阳刚阴柔,其吟咏之妙,入之三味。”赵缺(新国风倡导人):“他(指文怀沙)的这一系列举措(指复兴汉服与编纂《四部文明》,让我不得不奉之为汉文化复兴运动的精神领袖!”钱明锵(著名诗人,辞赋家):“文怀沙,神人也。神人者,神奇非凡之人也。这主要是说他的容姿,行止,技艺等均非常人能所及的的意思。”还有胡耀邦:“骚体开新面,久仰先生名”等惊人话语。当然,还有不少异样的话语。关键是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许嘉璐说的令人信服:“文怀沙的国学大师称号不是自己封的,但如果要说没多少作品就不能叫大师我不这么认为,那要看学问有多大……文老是我的老师,他永远是我的老师。”所以,我决定在以上评论文老的字眼里找形象。如:“振奇越世”“学界耆宿”“精神领袖”“非凡之神人”“永远的老师”等。怎样把这个想法传递给雕塑家们,我喋喋不休的向她们不厌其烦的反复叙说着。

我们伏里土陶麾下的四位雕塑家信誓旦旦,摩拳擦掌,她们都暗使心劲,决定在这尊像上大干一场。我把照片资料分发给他们,让他们互不联系,各在自己的工作室里按照自己的理解,静下心来,充分展示本人的雕塑个性。不几天,四尊塑像便顺利搞出来了。我叫人把这些塑像集中摆在显眼的地方,由大家自由评说。

说句内心话,这四尊塑像都把陶塑人像的特点把握得不错,即都是半身真人大小的圆雕,其“势”————就是给读者一种力,也表现得较为适当,但是,仔细审视,还是有感平庸,各像所表现出来的神还距离我的心有差距。沉思了一段时间,我便偷偷拨通了好友王玉平的电话。

王玉平,山东滕州人,年龄比我小一岁。他自幼酷爱美术,几十年在雕刻艺术领域里孜孜以求,锲而不舍。他善于现场雕塑,抓住人物神态,用泥巴即时完成一件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令人拍手叫绝。他还能为仿古建筑雕饰精美图案和美妙花纹,设计制作各式典雅门窗。原文化部常务副部长,中国文联党组书记高占祥,参观了他的木雕作品后赞不绝口,回北京后专门请他到家做客,共同切磋艺术,并挥毫题写了“玉平方家艺苑生辉”的题辞。原中国书协副主席王学仲老先生称他的木雕艺术“才艺风华,美妙绝伦”并给他又题“木艺斋”工作室斋号牌匾。1995年9月,我们俩一块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同授予“民间工艺美术家”荣誉称号。

在电话里,我如实向他汇报了有关情况,没想到他竟爽快的说道:“保证协助你完成两尊大师的雕像任务,还绝对让你满意。”不知什么原因,我脱口而出:“名气大不等于作品好,两位老先生的像是要看活的!”

“我知道你的意思,也知道你的脾气,你赶紧过来,咱俩商量着来还不行吗?”

他这样一说,我还倒觉着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大不敬,大不敬了。”

“就咱俩的关系,根本用不着客套,如果你有时间,赶快过来吧,咱俩仔细商量商量!”

我赶紧带全资料,驱车赶到他家。见面后,老哥俩还是一通畅谈。饭后,他总结说:“咱俩都是崇尚学识,敬畏大师所致。你放给我一段时间,我得仔细考虑好,塑出的两尊雕像,怎样能给人更多看的见的内涵和深邃。”我瞅着他,同意的点了点头。

回家路上,我脑子里反复思考着一个问题:王玉平先生塑的像到底能达到一个什么样的水准?达到了,好了;达不到,怎么办?…….天热,车热,人也热,我的心有些急躁。无论怎样,下一步进行的将是其二其三。

其二:就是陶料的选择。

我们伏里村及周围地质复杂,盛产多种制陶土料:如适宜做茶具类的“黑立”,做生活用品类的“红立”,做小件薄胎的“奶油黄”“杏儿黄”,适宜做釉料,烧成温度较低的“猪肝紫”,还有烧成温度较高,宜做粗实厚重的如蒜舀,炊煮器的“高领白”当然一般采做粗实厚重器皿的高领白,掺拌兑混后,还能烧出不同的颜色。它们各有各的脾性,各有各的使用派场。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文化,伏里的制陶工匠历史上就有做什么陶选什么土的土做法。

根据多年的经验,特别是2006年我给毛泽东主席身边的工作人员李银桥,张富两位老人做陶塑像的成功经验,伏里村西北十里神山后的“红立”最为适合:它属于烧成温度840摄氏度的低温陶土类,性亲和,烧出的陶品成罕见的紫红鲜艳色泽,能充分尽显陶的质朴和古幽感。但采来土后,必须晾干淘洗,浸出多余水分,装塑料袋“训劣”。陶品做成晾干烧制时,小中火序拉长,最后稳定在840摄氏度的火位上充分陶化。只有这样,那种罕见的紫红鲜润色泽和十足质朴的文物感才能完全得到。要做到这一点,必须编制详细的工序计划,认真操刀。

其三:编制详细的工作计划。

制陶工匠的先人之所以命名为陶,大概是因为他忒“淘气”了。俗话说七十二道工序哪一道稍有疏忽便前功尽弃。因此,详细编制工序计划,并逐条认真实施,关键步骤,细心处理,是陶塑像成功的保障!我打好腹稿,回家详详细细的记在了纸上。

时间不长,王玉平先生打来电话,他兴奋地说:“大形已经出来,我总体感觉,塑像好于照片。因为照片和相片比,照片有些刚睡醒的感觉。”我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立即驱车赶到他家,“棒,棒极了!”我抱着他在屋里转起了圈。

由于我的得意忘形,消息很快传遍鲁南大地。各路神仙蜂拥而至,向我表示最最热烈的祝贺。具有悠久历史的齐村石陶代表性传承人项守富,项云生父子兴奋的说:“甘老师,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您尽管说!”“好好,咱们携起手来干!”

实际上,也是这个理,博采众长,艺术必将会更加完美些。

 

 

倾情于这个机缘

是对得起伏羲故里传流了五千六百年历史的制陶技艺

与兵马俑一样的质料

世界少有,国内罕见

痴心于这个机缘操劳的全过程

是崇尚国学、敬畏大师的心路所致                  

 

                           天赐机缘

 ---------为文怀沙老先生做陶塑雕像的动意写真

 甘志友 笔名甘致有

 

 

 

  能有为我国当代国学大师文坛泰斗文怀沙老先生做陶塑雕像的机缘,这实在是我们伏里土陶的天赐良机,令人十分高兴和激动,我甘致有的运气太好了。文沙怀,今年103岁,仙风道骨,鹤发童颜,文思敏捷,谈吐不凡。走起路来竟拐棍一挟,步伐依然利落。胡耀邦评论他说:“骚体开新面,久仰先生名。”门下弟子范曾(南开大学教授)说:“少时侧身门墙,匆匆四十余载。范生何幸?有斯师。文老何幸,有斯徒。”王学仲(著名书法家)先生说:“遍观当今书家,余独爱燕叟(文怀沙)之古朴庄重。”高兴激动之余,惶也恐也,兼而有之。

这个机遇纯属偶然,事情是这样的:

前些时日去北京,在枣庄高铁站上车时,见枣庄著名的剧作家张晶老师送一位老者上车。一问,老者叫王成刚,是王学仲老先生的挚友,赴滕州办完王学仲艺术馆里的事,拐枣庄拜访完老朋友张晶后回京的。王成纲,我从网上知道他一些情况:北京市的一名中学教师,编辑编撰出好多诗词专著和鸡毛笔书法。有人对他持异议。看票上的座号,与我们同一车厢。因我与张晶老师很熟,就大包大揽的请他放心,路上照顾好王老。我的同行者们,分提王老的行李,我挽扶着王老,想起了《庄子·田子方》“夫子步亦步,夫子趋亦趋”的话。亦步亦趋地走进车厢,直到入座。我想,我的崇敬心理和少有的这般做作,完全是出于崇拜学识所致。

通过闲聊,对王老了解得更深了。他善古诗词,更显他那独特的鸡毛笔书法。今年73岁。编著撰著作品有:《苴却砚赋》,《澄泥砚赋》及《细说成语典故》等。王老很健谈,直爽诙谐。他的幽默感很强,时而把我们逗得哈哈大笑。他说他与张晶老师认识是在1962年,至今整整50年了。张晶老师是一位很有造诣的剧作家,在枣庄籍的学者当中,我佩服的除了王学仲,就是他了。

他说他非常感谢红卫兵!我们都瞪大了眼睛,静静地站在他的周围,细听结果。他说,文化大革命挨整时,红卫兵用一个尖木棍子刺进了我的胳膊,幸亏是刺进了胳膊,如果是刺进了眼睛,我不就瞎了!眼睛瞎了,不能看书编书,那才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所以说,我一直都在感谢红卫兵。沉重的气氛我想摆脱,沉默了一会,我说道,怪不得王老70多岁还能独自一人出长途,您的心态真好。

“七十多岁算什么,我还有爷爷辈的那,他那体态比我还好!”他谈起了国学大师文怀沙。

提起文怀沙,文学艺术界的无人不知,少年时由秋社才女徐自华启蒙,青年时期入章太炎学院学习,与郭沫若亦师亦友,并随之学习甲骨文。抗日战争爆发后,文怀沙以战地记者的身份活跃在皖南,桂林,重庆等地,时有诗歌,散文,杂文,译文发表。后在上海搞地下工作,在上海棠棣书店担任文学编辑。化名王耳。上海解放后,因家境较贫穷,上级允许他在棠棣书店继续兼职。在以后的文学生涯中,诗词歌赋,舞蹈创作,就连他非凡的医术都获国家卫生部的奖励。特别是他主编的大部本《隋唐文明》、《四部文明》、《屈骚流韵》、《文怀沙书法集》等等、等等。

王老直愣愣的看着我:“你是干什么的?”

我们一块的书法家陈福明老师告诉王老:“他叫甘致有,是搞伏里民间土陶艺术的。”

“有什么特点?”王老单刀直入。

我给王老介绍说:“在一个村传流5600年,留下了各个朝代的文化印痕和特点。特别是历史上被称为“耍货”的祭祀、玩赏和工艺生活用品类,带有凸线花纹饰缀的工艺土陶为伏里村所独有,具有原始社会新石器时代的型制,浓郁的汉代风韶,南北朝特点,明清吸收其他姊妹艺术长处的印痕,是山东土陶中独系发展起来的稀有品种,不可多得,是传流在地面上的土陶文物。张仃先生非常喜欢这种土陶艺术,他亲笔给我书写了‘伏里土陶艺术研究所’所牌。”

陈福明同志告诉他:“2007年,甘致有老师为毛主席身边的工作人员李银桥,张富两位老先生搞了陶塑雕像,受到了本人和国家领导人的赞赏。

“陶塑人像?”王老对此频感兴趣。

我说,我们搞的陶塑人像,与西安的兵马俑是一样的质料,世界少有,国内也不多见。”

“给文老搞!”他下定了决心。

王老的这个决定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

王老说,这个事情我来运作。他分发着名片,同时要求我们给他写清楚诸位的联系电话。随行的李国同志详细写好了一张纸交给他。他说他手里有文老两张很漂亮的正侧面像片。我说太好了!按雕塑要求,还要照文老两耳的正面像,好把握发顶、额头、鼻子和嘴巴的起伏线。王老说,照相的事我来联系,你们准备好相机。我指了指随行的的李国和画家张利平说:“他们都有较好的摄影技术和专业的摄影设备。等王老回家休息几日,我们定当府上拜访。”

三天以后我们登上了去王成纲老先生石景山居所的路。见到了王老,他递上了在照相馆复制的他认为文怀沙老先生最好的两张照片。

“王老。准备准备,照相,您的陶塑雕像和文老先生的一块搞。”我说完,李国他们开始准备相机。

王老喜不自禁,竟像孩童似的先捂着脸笑,然后他诙谐地指着身后盆里养着的一只巴西乌龟说:“哈哈,我同他一样级别,也塑?”

我们被他笑弯了腰。整个照相过程在十分欢乐的气氛中顺利完成。王老最后说:“给文老照相的事,我抓紧联系,你们听我的电话。”

当天晚上,我们接到王老的电话:“明天上午十点,我们在文老家附近街口集合,由我带队拜会文老。”第二天上午十点,王老的车准时到达。文老刚起床不久,正在用早餐。王老介绍说,他们都是王学仲先生的老乡,张仃先生的小老朋友,给李银桥,张富的像烧塑的很成功。他们给您搞,也想搞得更完美些。文老点着头笑,忘记了吃饭,让工作人员沏茶让座。会见地点定在永安宾馆接待大厅,我们先去接待大厅等候。

不一会,文怀沙老先生和王成纲先生在工作人员的陪护下健步向接待大厅走来,那神态,那步伐,那仪表,谁也不相信他是已有103岁高龄的老人了。

落座后,文老高兴地说:“你们枣庄的薛城是仁君行仁的地方,孟尝君烧地契买来一个义,世人皆知;他养食客三千,路人无不晓。还有毛遂葬在那里。汉代的经学大师,那里也出了不少!王学仲他老吹我。”有人拿画让他评点,他邀我们共同评画。他就提款,技法以及空中的鸟不能画叠压等问题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40分钟过去了,我们完成了照相任务,他还没有倦意,在工作人员的劝说下,他才给我们一一握手,走出接待大厅。

作者地址;山东省枣庄市山亭区西集镇信用社南100米伏里土陶艺术研究所;

邮编;277223手机13969487805;

                                                

2012年5月28日

甘志友作于寒舍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